[分享] 原來我不帥 - Lowes

[
轉貼]原來我不帥1

好看好笑的網路連載喔

而且出書了~~
還有第二集 - 阿宅醒醒


30

***********************************************

從我有印象以來,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帥哥,

這份認知並非無憑無據,而是建立在廣大而深厚的民意基礎上,

自我幼年開始,每當逢年過節父母帶我到處向親友拜年時,

嬸嬸阿姨們看到我時總是說:「啊唷,小帥哥耶…」、「長大後一定是大帥哥…」

好,我知道這很有可能是應酬話,因為他們對我每個表哥表弟也是這麼說。


不過除此之外,每當我去巷口買早餐時,老闆娘總是親切迎人地對我說:「帥哥要什麼呢?」

從她誠摯的笑容中,我知道她說的那聲「帥哥」是發自內心的。

其他不計其數的例如路邊拉我填問卷的美眉、排隊買電影票時向我兜售黃牛票的大嬸、同學向我借報告去抄時…

他們一聲聲的「帥哥…」「帥哥…」「帥哥…」一次次震盪著我的內心。


我也懂得一日三省吾身,懷疑自己是否真如這個浮華世界所冠予我這個帥哥的頭銜,

有時我照著鏡子,看著鏡中的自己,

嗯,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嘴巴是嘴巴,臉上雖然有幾顆痘痘但顯然是瑕不掩瑜,

經過多次仔細端詳,審慎評估的結果,

我終於承認了自己對於帥哥的頭銜確實當之無愧,


我明白帥哥所承擔的責任是不同於常人的,

就連過世十年的奶奶也曾托夢告訴我:「長的越帥,責任越重…」

我知道未來的路很崎嶇,

除了需要承受眾人對於帥哥的嫉妒以及對帥哥能力的質疑外,

我還肩負著保衛台灣拯救雨林防治愛滋復興中華文化的重責大任,

這是在我國中一年級就體認到的使命。

* * *

掙脫了高中男校的鐵幕,上了大學後,許多的新奇事物讓我的眼界大開,

唯一不變的是我對我這個帥哥身分的認同,

即使沒有出現過任何異性方面的緣分,但我明白這是因為女生對於帥哥總是存著一份畏懼,

認為帥哥必定高傲,必定花心,因而與我保持距離,甚至從不敢正眼看我一眼,

我不埋怨任何人,因為這是我要承擔的原罪。


來到大學後我才開始接觸網路,例如BBSBlogMSN、聊天室… 等等,

剛開始我發現到一件怪異的事,

就是每當我與網友交換MSN後,等著互相看看對方放在MSN上的照片,

當對方在MSN第一次上線而我正要傳訊息給她時,

對方就會立刻離線而且永遠不再上線…

室友阿康臉色陰沉地看著我,他將雙手搭在我雙肩上,緩緩地對我說:

「小莊,這就叫… 被『封鎖』了…」

「嚇!… 封鎖?為什麼帥哥也會被這麼對待?不會的,封什麼鎖,你被封鎖還說的過去,我會被封鎖就太離譜了,你這傢伙只會危言聳聽…」

阿康沉默了三秒鐘,接著說到:

「那就讓鄉民來決定你是不是帥哥吧…」


當天晚上,在全國最大的BBS站「PTT」的帥哥美女版上,

出現了這麼一篇文章:

標題:我同學真的帥

內文:我的帥哥同學,靠臉吃飯,連結如下…
[url]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url]
…………

阿康貼出文章後,文章下方一瞬間湧進數十條推文(評論):
「他餓死了嗎?」
「幹嘛這樣陷害人…」
「他欠你錢嗎?」
0分!」
「幹!這三小」
「他把了你馬子嗎?」
「顯然是來亂的。」
「啊!我的眼睛!保安!保安!…」
「噓死你!」
…………
………
……


***************************************
      
原來我不帥 2


  「那張照片不像我…」我在風雨飄搖中仍試圖力挽狂瀾。


  「好,如果你是帥哥,請告訴我為什麼你交不到女朋友。」另一個雜

  碎室友斯斯加入戰局。

  「我… 你們知道不能與不為的差別嗎?」我陷入一打二的困境。

  阿康與斯斯異口同聲地大吼:「知道呀,你是『不能』!」

  「天啊!是可忍孰不可忍,既然汝等一味尋釁,就別怪我出手了!」


  內心的我,此刻已經著起戎裝,理個大光頭站在廬山的司令台上對全

  國人民宣告:

  「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

  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


  阿康露出陰險的笑臉說到:「你不是喜歡美食社的Cindy,你就趁明

  天的社團活動時向她告白吧!…」

  斯斯轉身後也丟了一句:「記得跟大家分享領卡經驗談…」

  我一個箭步飛過去將斯斯踹倒在地…


  領卡?傳說中男生向女生告白時若得到「你真的是好人,但我想我們

  不適合…」的答覆,就是所謂的領到一張好人卡,

  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可能被發卡,萬一領了卡回去可是會被阿康跟斯

  斯恥笑到死的,

  一想到他們兩個邪惡的笑臉,讓我差點尿失禁…


  * * *

  今天美食社請了福華飯店的大廚教大家做芙蓉鮮蝦捲,

  我一邊剝著蝦殼,一邊瞄著右前方的Cindy

  她是企管系的大一新生,正妹中的正妹,身高一百七,一頭栗色長髮

  ,

  加上她冷豔前衛的風格使她一入學就引起騷動,

  傳言她入學兩個月至今,平均一天發2.5張卡,兩名助教為了追她而

  離職,

  一名學長為她自殺未遂,以及一條校狗為她得了憂鬱症。


  想到兩個月前我就是因為打聽到她加入美食社我才跟著加入,

  我有時會主動為她準備食材,影印食譜什麼的,

  雖然她從沒說過一聲謝謝,甚至從沒看過我一眼,

  但我知道她是在考驗我,畢竟帥哥給人的印象就是到處獻殷勤的花花

  公子。


  在等待沙拉油加熱的空檔,Cindy走出烹飪教室,我趕緊一路尾隨出

  去…

  月光下,她將戴著的棒球帽拿下,栗色的長髮倏地垂落下來,

  她倚著柱子,點了一根煙抽了起來,冷豔一如往昔…


  「HiCindy。」我力持鎮定地向她打招呼。

  她慵懶地看了我一眼,挑了一下眉毛,呼出一口煙,沒有應聲。

  「咳咳!… 哦… 我想跟你說,我一直很欣賞你… 那個… 希… 希

  望你能給我一個機會… 做我的女朋友…」我的心跳聲大到讓我聽不

  到自己的聲音。

  Cindy露出疑惑中帶著點不耐的表情說到:「你叫什麼?」

  「小莊…」完了,我彷彿看到傳說中的好人卡的卡角了。

  「嗯,不要。」她呼了一口煙。

  啊!我感到胸口中了一槍,我在血泊中奮力爬起,用僅剩的一點力量

  問到:「為… 為什麼?…」

  Cindy似乎有點訝異地看了我一眼,她吸了一口煙後說到:

  「因為你長的太醜。」

  「砰!」我的頭被補了一槍,我在慢動作中緩緩倒地…

  在倒地的過程中,往事一幕幕快速地閃過我的腦海…

  「恭喜莊太太,您生下一個健康的小帥哥…」

  「啊唷小帥哥耶…」

  「小帥哥…」

  「帥哥裡面請…」

  「帥哥借過…」

  「帥哥作業借一下…」

  「帥哥可以幫忙填一下問卷嗎…」

  「帥哥要不要爽一下…」

  ………

  ……

  …

  恍惚中,我看到奶奶走到我面前,蹲了下來,握著我的手說:

  「長的越帥,責任越大…」

  「奶奶你…」我努力抬起頭。

  「所以你今生都會過的很安逸自在…」

  「碰!」我的頭重重摔在地上,隱約看到奶奶遮著嘴巴用力忍住笑意

  …


      
原來我不帥 3


  「這算什麼?醜人卡嗎?」阿康凝思著。


  斯斯幸災樂禍地說到:「靠!那是限量發行的吧!有人收集了十幾張

  好人卡都還拿不到一張。」

  阿康:「是呀,你才買一包就抽中了,你要感到欣慰呀…」

  我勉強開口:「謝謝,我終於明白什麼叫做限量是殘酷的。」

  「你們最後怎麼收場的?你說了什麼?」斯斯問我。

  「最後我跟她說… 『抽煙對身體不好…』」

  「靠!~~天啊!~~什麼東西呀!~~」阿康與斯斯兩人熱淚盈眶

  地大吼。

  阿康:「你在拍公益廣告嗎!」

  斯斯:「你乾脆順便叫她記得做六分鐘護一生好了!」

  阿康:「還有定期自我乳房檢查!」

  斯斯:「馬的!一整個遜到爆!…」

  「你們是怎樣啦,不然我是要怎麼說?」我沒力地回擊著。

  阿康說到:「一般而言,至少也要說個『我知道你現在很難接受我,

  但我會用時間來證明我的真心,我會一直守候著你,直到你點頭的那

  一天…』。」

  「是這樣嗎?那要守候到什麼時候?」我問。

  阿康:「… 守候個洨,丟下這麼一篇癡情告白後,就立刻開始尋覓

  新對象。這樣說只是要讓場面好看一點而已,讓她心裡漾起微微的漣

  漪,將來遇人不淑或是遭逢家暴時,她在午夜夢迴就會想起那個痴心

  男孩…」

  斯斯:「不過以你當時戰況之慘烈,我想講了那些話也沒有意義,還

  不如乾脆當場發飆,卯起來把場面搞得徹底毀滅算了。」

  阿康:「也是,你應該直接開火,對她大罵:『媽的你這賤人!恁爸

  只是覺得你很好上而已,給臉不要臉,我呸!…』。」

  「最好是你真的這麼帶種…」我說。

  斯斯拍著我的肩膀說到:「我想你以後也不敢回美食社了,你就專心

  投入我們的社團吧!畢竟你也是創社元老…」

  「我下禮拜還會再去一次美食社吧…」

  「哇!我就知道小莊是真男人呀!受到這種奇恥大辱豈能悶不吭聲,

  回去向她討個公道吧!」他們兩人吼著。

  「不是… 因為… 下禮拜… 要做蜜汁叉燒酥…」我呢喃著。

  阿康與斯斯兩人當場絕望的倒地痛哭…

  * * *

  說到我們三人共創的社團,那又是另一段故事…

  兩個月前,我們也是剛入學的大一新生,

  每個社團為了順利招募到新血,無不卯足全勁地在校內擺攤宣傳,

  我們三人在熙來獽往的社團攤位前閒晃,思忖著該參加什麼社團…

  「哪個社團正妹最多?」阿康問。

  斯斯答到:「聽說是熱舞社。」

  阿康:「是喔,那一定要參加… 可是我不會跳舞也不想跳怎麼辦,

  可以參加但只是在旁邊欣賞正妹嗎?」

  「可以,你就從進去的第一天開始,腳就打個石膏,打到看爽的那一

  天就走人了。」我說。

  我們繼續參觀著琳瑯滿目的攤位,然而一直沒有見到能夠吸引我們注

  意的社團,

  不過我認為以我們的品味,會吸引到我們三人注意的社團也蠻可悲的

  …

  「太沒意思了,不如自己成立個社團吧!」阿康說到,眼神充滿堅毅

  。

  「嗯,想成立什麼社?」斯斯問。

  阿康:「要有特色,來個台味一點的社團好了。」

  斯斯:「5566研究社…」

  阿康:「幹… 嗯,還要有休閒性… 最好還能有助於生財…」

  斯斯:「職棒簽賭社…」

  阿康:「嗯… 啊!我想到了,我有個叔叔靠著養賽鴿月入百萬,我

  們就來成立賽鴿社吧!」

  斯斯靠到我耳旁低聲說:「我懷疑他早就有預謀…」

  「我也這麼覺得…」我們斜眼瞪著阿康。


  成立新社團的程序沒有想像中的困難,同學們在我們的連哄帶騙下,

  輕易跨越二十人的連署門檻,

  接著向課外活動組提交一份鬼話連篇的社團章程,

  (阿康copy馬術社的社團章程,把裡面的馬都改為鴿就交出去了。)

  於是阿康成為本校賽鴿研究社社長,斯斯為副社長,我為禽流感防治

  組組長。

  * * *

  課外活動組賴組長眼神燃著怒火,顫抖著身子問到:「同學… 為什

  麼你們上頭寫的主要活動項目提到:『… 駕馭賽鴿迂迴通過場地內

  的十五道障礙,包括跳過矮牆、多重柵欄、水溝等…』?」

  阿康:「……」


to be continued


[[i]
本帖最後由 lovechang 2007-6-14 22:31 編輯 [/i]]

 

 

 

2007-6-15 17:01 Sum

 

原來我不帥 4


  在被Cindy拒絕後的第三天下午,我們三人翹課後在綜合大樓的長廊


  上遊蕩…

  「哇!~~~」斯斯大喊到。

  「幹什麼啦… 哇!~~~」阿康跟著大喊。

  「你們是… 哇!~~~」我也大喊出來。


  Cindy與一名女性同學由遠方談笑著走來…

  我反射動作就是直接轉身閃人,但被阿康一把抓住,

  他面色沉穩地說:「爭回一口氣的時候到了… 今天不幫你的話還算

  什麼兄弟。」

  接著他們兩人把我架著往前走,我早已緊張到陷入彌留狀態。

  阿康邊走邊念著:「你這賤人…」


  「Hi!你是Cindy嗎?」阿康口氣陰沉地問到。

  「uh-huh…」Cindy面露疑惑,眼神依舊媚人。

  「你認得他嗎?你前天晚上以他長的太醜為由而拒絕他的告白。」阿

  康將意識不清的我推了出來。

  「喔!小張呀!」Cindy神色自若地答到,她旁邊的同學則是一臉恐

  懼。

  「… 是小莊,你給我聽著…」阿康的聲音微微顫抖著。

  空氣在那一瞬間凝結,四周一片寂靜,空蕩的長廊佇立著五個對峙的

  身影…

  斯斯暗地裡推推阿康,示意他有話就快講,

  稍稍瞄了一眼阿康,我整個被嚇到,

  阿康滿頭冷汗,漲紅著臉,青筋爆出,雙唇蠕動但說不出話…

  「你沒事吧?」Cindy還問了一下。

  就在Cindy與她同學正要起步離去時,阿康終於開口說到:

  「聽著!…」

  斯斯與我在內心裡歡騰著,期待著接下來阿康把場面給徹底毀滅…

  阿康整個卯起來大吼:

  「聽著!… 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再讓這個醜男繼續糾纏著你的!」

  斯斯與我瞬間倒地不起…

  * * *

  阿康雙手被反綁在椅背,即使汩汩鮮血從他嘴裡流出,他仍以詭異的

  笑容說著:「我已堅持到最後一刻… 我問心無愧…」

  * * *

  週六下午,我與賽鴿社的嫚嫚約好一起去NOVA買電腦,

  她臨時說她會晚一個小時到,於是我來到館前路的怡客咖啡。

  點了一杯義式咖啡後,我驚覺店內已沒有空桌,

  繞了一圈後我只得與眼前那位一個人佔了四人桌的男子同座,

  那位男子將一本厚書擋著他的臉來閱讀,我問都沒問就在他對角的位

  子坐了下來,

  他的位子面對著門,我背對著門…

  我啜飲著咖啡,眼前一個正在左右盼望的正妹吸引了我的目光,

  我靜靜地欣賞著她,享受這賞心悅目的一刻…

  「想搭訕就上吧!…」

  我聽到我內心的聲音,但我的理智是不會允許我這麼做的…

  等一下,剛剛那不是我內心的聲音吧…

  果然,右前方的男子將那本叫做「借我一生」的書緩緩放下,

  他看起來年近三十,戴著金絲眼鏡,

  像是白天看似是個斯文正派的上班族,晚上會偷鄰居內衣褲的變態,

  我對戴金絲眼鏡的人有很深的成見,因此並不打算與他有什麼瓜葛,

  可是,那個正妹是在他的後方,他是怎麼知道的?

  「她在你的後方…」我還是問了他。

  他嘴角揚起了一下,隨後恢復之前陰鬱的氣息說著:

  「她剛剛進門時我已經看到了,當她走到我後面時,你的眼睛立刻為

  之一亮。」

  果真變態,看來還是跟他保持距離為妙。

  「嗯,謝謝你的答覆。」我說。

  他眼神凝重,似笑非笑,看了我一眼後開口說到:「有件事很難讓你

  相信… 其實我是… 十年後的你…」


  嚇!!!這是什麼???不會吧…


  「騙你的…」他冷冷地說。


  我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原來我不帥 5


  「那個美女找到位子坐了嗎?」男子問。


  「坐下了。」我遠遠看著她。

  「上吧!這種機會不多。」男子看著書,緩慢地翻著下一頁。

  「不了,我有過搭訕的經驗,這種經驗一次就夠了。」我說。

  * * *

  那是一個多月前的傍晚,我們三人在101附近,正要前去社團的聚餐

  ,

  「嗶嗶嗶… 兩點鐘方向正妹出沒…」阿康向大家示警。

  那是一個北一女的學生,氣質出眾,一個人在A9館門口徘徊,看似在

  等人,

  「GoGoGo阿康!Go阿康!…」斯斯與我唱起hip-hop

  「這樣上是不會成功的…」阿康念到。

  「俗~辣~俗~辣~阿~康~俗~辣」我們持續high著。

  「我們要營造一個氛圍…」

  阿康接著說到:「這樣吧!斯斯你去扮演一個想調戲她的流氓,我來

  個英雄救美,小莊你演我的智障弟弟…」

  「讚!」斯斯附和著。

  「等一下…」我接著說:「問題一:為什麼要有智障弟弟的角色?問

  題二:為什麼這個角色要由我來演?」

  「英雄帶個智障弟弟,這樣的形象才感人呀!」阿康試圖消解我的疑

  慮。

  「你不演我來演,你去演流氓。」斯斯提議。

  我說到:「我們需要的不是一個智障弟弟,而是一個智障正妹…」

  我承認這顯然是一個很愚蠢的計畫,

  但我為了看斯斯演出智障弟弟的畫面,我加入了這個計畫…


  「嘿嘿!美眉一個人嗎?」我淫邪地笑著。

  北一妹神色不安地左移兩步,

  「不要這樣嘛!我不是壞人啦!我們去看場電影好嗎?」我拉了她的

  書包肩帶。

  「你走開啦!」她生氣地將書包奪回,轉身離去。

  (糟了!……)

  也許所有人早就猜到,傳說中的英雄及其智障弟弟並沒有出現,

  四周也沒有他們兩隻畜生的蹤影,這是一個活生生的詐欺案件…

  「同學等一下!拜託你打我一巴掌。」我追上前去。

  「什麼?」她停下腳步。

  「實不相瞞,我跟朋友們在玩大冒險遊戲,我被規定一定要惹毛一個

  女生直到被打一巴掌為止,他們在遠方監視著我,妳趕快打我一下就

  結束了,我才不用再費心去激怒下一個女生,拜託你…」我用盡全力

  讓眼眶稍顯濕潤。

  「真的嗎?」她不敢置信地笑了出來。

  「再大力都可以。」我閉起左眼,以左臉對著她。


  啪…


  她輕輕地拍了一下,有如一道春風吹拂過去…


  「謝謝… 真的很謝謝你… 不過你要多吃一點,力氣才會大一些…」

  我凝視著她。

  「不客氣,再讓我見到一次就打死你…」她微笑著,用她明澈動人的

  大眼睛看著我。


  她的制服上繡著二年平班,我至今仍記得她的學號,

  不過之後發現還是不要記得比較好,

  因為我後來用這組號碼去樂透包牌,賠了三千塊。


  * * *

  「你在等人嗎?」男子問我。

  「嗯,等朋友,她快到了,你也等人嗎?」

  不知我是否說錯了什麼,男子看起來像是逐漸陷入一種悲傷的情緒中

  ,

  他沉默不語,我繼續喝著我的咖啡…

  「yeah… 我在等人…」他又突然開口,像是在自言自語。

  他捉摸不定的反應讓我不敢再多問什麼,

  眼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將最後的一點咖啡喝完,

  在我準備離去時,旁邊傳來一道聲音:「Stephen!」

  有個看似OL的女生叫了我對面的男子,

  男子看到那個OL後,訝異地說到:「Hi… 好久不見… 你怎麼在這裡

  ?」

  「我剛剛經過這,想說你會不會在裡面,結果被我猜中了… 這是你

  朋友嗎?」

  「嗯… 剛剛認識的。」男子說到。

  OL對我笑了一下,隨後伸手去握住男子放在桌上的手,對他說著:「

  大家都不希望你這個樣子… 你要過自己的生活…」

  男子抬頭看著OL,疲憊之中勉強擠出一點笑容,對她點了一下頭…


  原來我不帥 6


  我與嫚嫚走在館前路上,前往NOVA選購電腦,


  我還在想著剛剛在咖啡廳裡頭那詭譎的場面…

  (當一個人經過一家咖啡廳時,會猜到他的朋友正在裡頭?… 實在

  不合理…)

  「下禮拜社團請誰來講?」嫚嫚打斷了我的思緒。

  「啊?喔!不知道,阿康在找的,不用指望他會找到什麼正常人,不

  過幸好他找的都是不用錢的。」


  我想起社團第一次例行活動時,阿康請來一位他叔叔在鴿會裡的朋友

  來上課,

  那位鴿友一進門就讓大家直冒冷汗…

  他身材矮胖,滿臉橫肉,小捲平頭,花花綠綠的刺青刺到手腕,

  可能是為了怕被自己那條粗大的金項鍊閃到眼睛而戴只褐色大片墨鏡

  …

  斯斯驚恐地小聲問我:「這是養鴿戶還是擄鴿集團?…」

  那位大哥在簡單介紹完賽鴿規則後,打開他的包包,

  斯斯緊張地念著:「媽呀!我們不想買白粉呀…」

  結果大哥拿出… 一台筆記型電腦!然後開始使用powerpoint上課!

  有生之年竟然能見到大哥使用powerpoint上課的奇景,全體社員無不

  熱淚盈眶…

  在不小心點到一個A片檔案讓大家傻眼兩秒鐘後,大哥開始介紹賽鴿

  的品系…

  「啊!小莊小莊!你快看!」斯斯慌張地指著屏幕。

  「哇!~~天啊!~~標題還是用『自右飛入』還加拍手歡呼!」我

  與斯斯呈現崩潰狀態…


  「你們經濟系什麼時候期中考?」我問嫚嫚。

  「 莊 先生,平時請多關心一下你的社員,我是企管系的好嗎。」嫚嫚

  邊走邊瞪著我。

  「喔,企管呀… 什麼!企管?那不就跟Cindy同班!」我驚訝著。

  「你認識Cindy呀?她是我最要好的同學唷!」

  「啊!沒有啦… Cindy嘛!企管系的大正妹,誰不知道… 網路上叫

  她『企管發電機』、『好人卡批發商』… 我也只是聽說而已。」我

  急忙撇清與她的關係。

  「對呀!真的超正的,她人也很好唷!」

  (最好是啦!我看她只是個尖酸刻薄又愛抽煙的小太妹罷了!… 好

  吧我承認我是在酸葡萄…)

  嫚嫚接著說到:「不過她對於不熟的人是很冷淡啦!像是這個禮拜她

  在美食社就有個笨蛋向她告白,她竟然當面說人家長的太醜而拒絕…

  … 嗯… 喂!有沒有在聽呀�

全站熱搜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